808故事网 >

女儿最后的嘱托

2021-08-26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
  

  两年前,老杨的老婆因病去世后,他就跟女儿喜兰相依为命。喜兰在县城上高中,成绩很好。父女俩日子虽然过得艰苦,却也苦中有乐。

 

  可谁知,喜兰这天却突然晕倒在课堂上,到医院一查,竟然跟她妈妈一样—也是心脏病,而且很严重。

 

  知道这个消息后,老杨一夜间老了十岁。喜兰可是他的命根子啊,他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女儿的命。

 

  老杨把省吃俭用的两千元全交到医院,又找亲戚朋友借了不少,可还不到一个月就花得差不多了,这可咋办啊!

 

  就在老杨为钱急得走投无路的时候,嘿,他突然一拍大腿想起来了,杀猪的黄二牛不是还欠自己八百多元钱吗?那是春节前,黄二牛到他家收购生猪时没给钱,说是秋后再给。老杨想反正秋后喜兰才要交学费,就答应了。现在不正好把那笔钱要回来救救急吗?

 

  想到这,老杨忙安顿好喜兰,饭也没顾上吃,就急火火地搭车回了镇。到肉市上一找,黄二牛果然在。可真要过去开口要,这个老实厚道的汉子又为难了。他想:钱虽说是自己的,但给钱的时间还没到;不开口要吧,女儿还等着钱救命。


女儿最后的嘱托
 

  正踌躇着,倒是黄二牛先看见他了,老远就招呼道:“嘿,老杨,快来割块肉回去打打牙祭呀。”老杨一听人家在招呼自己,这才鼓起勇气,赶紧几步跑过去。凑到肉摊前,老杨憋红了脸,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女儿病了,在住院呢……”黄二牛一边在猪肉上比划着,一边说:“那就来点有营养的?”老杨见黄二牛没明白自己的意思,急得说话也结巴了:“钱,我是说你买我家猪时欠的钱,女儿住院……”

 

  一听他要钱,黄二牛拉下了脸,冷冷地放下刀,叼着烟漫不经心地说:“不是说好秋后给的吗?你咋能说话不算数呢?”老杨的声音更小了:“女儿等着钱救命呢,你知道我、我也不是不讲信用的人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他就恨不得把脑袋缩进脖子里去。黄二牛喷了个烟圈,想了想随口说:“那行,过几天赶集你再来吧,我今天确实没钱。”

 

  人家说没钱,你总不能再死乞白赖地要吧?尽管老杨急得眉头都快拧出水来了,但也只好同意过几天再来。

 

  老杨耐着性子挨了几天后,又心急火燎地去找黄二牛。黄二牛忙了好半天才理老杨,但他并没有给老杨拿钱,只是慢吞吞地双手一摊:“老杨,实在不好意思。我今天卖完肉还得去买猪,不然生意要断档。今天没有多的钱,下一次赶集给你吧。”老杨急得肠子都绞成团了,咋能说话不算话呢?可钱在人家包里,总不能硬抢吧?他一咬牙叮嘱道:“那行,过几天你一定要把钱给我,再不能拖了,人命关天呀!”

 

  过了几天,老杨再次跑回镇上时,连黄二牛的影子都没看到,一问其他几个卖肉的师傅,都说不知道。一连跑了三个空趟,一分钱也没有要回,老杨急得头发都白了一半,女儿病得那么厉害,医院又三天两头催着缴费,他能不着急吗?这姓黄的怎么只管自己赚钱不顾人家死活呢?

 

  就在老杨望着女儿,快要绝望时,喜兰的班主任送来了大家捐的两千多元钱。拿着钱,老杨的心里真不是滋味:老师和同学们可不欠他们父女的,欠他钱的却又几次三番要不回来,他实在想不通。

 

  很快,老师和同学们捐的钱就要用完了。这天一早,老杨就坐车回到了镇上。他老远就看见黄二牛在招揽生意,于是三步并做两步跑到肉案前,小心翼翼地说:“黄师傅,那钱……”

 

  黄二牛一听火冒三丈,拿起割肉的刀在案板上一拍: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。不就欠你几百元钱吗?哪有一大清早就向别人要债的?我这生意还做不做?”老杨一怔,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忌讳,按乡里的风俗,早上是不能问生意人要钱的,想到这他只好点头道歉,然后往旁边一蹲。

 

  老杨不敢离开半步,饿着肚子一直等到下午两点,等得嗓子都快冒烟了,终于等到黄二牛卖完了最后一刀肉。他赔着笑脸,走上前来等姓黄的给钱。哪知黄二牛却没好气地说:“今天这钱我要拿去收购生猪,你下个月再来。”

 

  等了这么久就等来这么一句话?他黄二牛包里胀鼓鼓的,还会少了八百元?为了这几个钱,他把老杨折腾得还不够吗?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,老杨只觉着浑身都在冒火,拦住他说:“不行,我女儿治病急着用钱,你今天不给钱就甭想走。”

 

  黄二牛眯着眼,“呸”了一口,又冷笑了一声,摇头晃脑地说:“你女儿生病,关我屁事。我承认欠你钱,你上法院告我啊,就是法院判我还钱又咋样?还要看我乐意不乐意呢。滚,我没时间跟你扯闲工夫!”说完拔脚要走。

 

  闲工夫?人命关天的事是闲工夫?老杨的脸“刷”的一下白了,很快又急得绯红,不到两秒又气得发紫,他不顾一切地一把拉住黄二牛:“不行,我不相信你比黄世仁还狠,给钱!”

 

  黄二牛冷笑着说:“啥?今天我就当一回黄‘死人’,你敢咋的?这里有刀,你敢动我吗?”说着,他拿起那把明晃晃的杀猪刀在老杨眼前晃。老杨伸手一挡,刀划破了手臂,鲜血渗了出来。

 

  黄二牛见老杨松了手,理也不理,收拾东西想扬长而去。老杨急红了眼,一把抢过刀对着黄二牛吼:“不给钱你别想走。”两人这么一闹,引来了许多围观者。

 

  黄二牛见有人围了过来,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他现在只想快点摆脱老杨,于是一甩膀子恶狠狠地给了老杨一拳头。这一拳头,砸得老杨心头郁积的愤怒全爆发了,只听他怪叫一声,一刀捅了过去,黄二牛也应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

  周围的人惊呼起来:“杀人了,杀人了!”看着浑身是血的黄二牛,老杨呆了,手里的刀“当”地落在了地上……

 

  老杨被拘留了,喜兰只能靠同学轮流照顾,民政局拨了些救济款,医院也同意尽量减免治疗费。但是,喜兰的病却因为心急忧虑,加重了许多,就连睡梦中都在喊:“不要带走我爹……爹啊,是喜兰害了你……”

 

  此时的老杨,又何尝不惦念女儿呢,他心中放不下她啊。谁要能让他见见女儿,他愿意给人家磕十个响头。

 

  这天,老杨被监狱长带到了办公室,他恳求地问:“我能见见女儿吗?”监狱长什么也没说,只是重重叹了一口气,递给老杨一封信。

 

  老杨哆嗦着接过信,上面写着:

 

  爹:

 

  你不应该犯法啊,都是女儿害了你。事到如今,你千万不要多想,一定要好好改造,争取早日回家,再找个妈妈,好好过几年日子吧。一定要答应我,否则女儿在地下也不瞑目。

 

  爹,如果有来世,我还想做你的女儿,真的……

 

  信还没有看完,老杨就号啕大哭:“喜兰,我苦命的女儿啊……”

 

顶 (0)
踩 (0)

类似故事推荐